刘茶里

🌟嗨我回来了 不更新

6.28/ 这里记录着很多回忆
从今天开始要告一段落了
日常会分享到vchat➡️waniabbb
初中故事在这里才更了一半哈哈哈
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
那就后会有期啦拜拜👋🏻👋🏻

6.1 /0760CLUB
我龟和龟的男人
还有来历不明的小猪佩奇

6.2 /上上星期
出境 /社会🍊

06 毕业旅游

初中故事第六件事#
我们的友谊,从十一月说起。 初三会有一次毕业旅游,是外出过夜的一次旅游。老谢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,班级一片哗然,紧接着就是各种安静不下来的嘈杂(包括我就在和小意探讨这一年毕业旅游的“相关事宜”)。

老谢要求我们各自分好组,选一个小组长把名单写好下午交给她。我、小意和小盒并没有想到要跟谁一组(因为很少和别人接触),所以到最后也没有决定。

直到老谢在课前总结时一一确认组别和组长:“我们班还有这几位女生没有分到组,付小鸣、张小盒、刘小意还有于娴你们下课找其他同学商量一下,课后告诉我情况!”老谢虽然是这么说,我们也没有当一回事,所以到最后,我们还是没有和老谢说。直到老谢说把我们四个放在一组。

于娴,从那一次老谢点到她的名字的时候,我才慢慢关注起她来。她有一个好朋友在隔壁班,也许是因为这样,组队的时候才没有伴儿吧,再说,那是开学不久,和班上的人也不算玩得要好。于是我们便顺其自然地被编到了一起。

放学回家一直在琢磨穿什么衣服。
老谢说可以穿自己的衣服过去——
不对啊,如果穿得不好看会被别人笑话的——
可是真的不太想穿校服啊——
到底穿什么好烦死了——

结果第二天,我在自己的衣服外面套了一件校服外套,屁颠屁颠地出了门。在马路边等爸爸把我送去学校的时候,我看见了阿止。阿止穿着白色上衣,黑色长裤,一双开口笑帆布鞋,一个斜背的黑色袋子,他忽然闯入我的视野,走到马路边等的士(他的兄弟在另一边打的过来顺便接上他),而他这一个背影我依然清晰记得。他的家就在我家的外面,距离也不是很远,可那时的我,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。

原以为毕业旅游是到游乐场玩过山车走鬼屋,结果我们是去观光、爬山、观光、爬山。终于到了入住酒店的时候,酒店居然连三星级都不如(真是醉了)据说住的楼层越高环境越好,所以我们四个人很幸运地被分到三楼和四楼。我和小意在三楼,小盒和于娴在四楼。

于娴对我们来说也不算陌生人,很快就能玩得来。忘了什么原因,于娴和小盒在楼上迅速地洗过澡后,就在我们三楼的房间驻扎了一晚上。

这一个晚上,我们彼此都不会忘记。我们打牌吃零食喝可乐,把茶几弄得一片混乱。因为酒店等级不高,深夜常常会有人在门缝里塞广告,也常有人会敲门。于娴和我们聊到这里,很是害怕,她说着说着,便传来一阵敲门声,我们“啊”地一声往床上缩。

小意在我眼中是个什么都不怕的女孩,所以她很镇定(虽然她也说很怕)。于是在各种无奈之下,我们决定用挂衣服的柱子顶住房门,然后把椅子通通推到房门顶住(现场极度混乱)。

小意说:“不如一起通宵吧。”
于娴:“我要睡觉。”
我:“我也想啊!”
小盒:“好主意!”
结果一个小时之后,除了小意,我们全都睡着了(笑)。第二天醒来,睡眼惺忪的我们只见小意坐在床上不时玩着手机不时看一会电视。
我:“小意,你真的没睡吗?”
小意:“废话。”
“你不困吗?”
“本来有点困,后来看电视越看越精神。”
小盒揉了揉双眼,似是被我们吵醒了,一只在支支吾吾地。我和小意瞄了一眼小盒,随着她好像再次陷入睡眠,我和小意又聊了起来。
我很惊悚地问:“我会不会睡得好奇怪?”
小意鄙视地说道:“我看见你睡姿很奇葩。”(她吐槽了好久我的睡姿,各种变化,还时不时嘤嘤嘤)

早晨,我们收拾行李准备离开,我们才匆匆拍了一组模糊不清,姿势过于猥琐的照片。而这一组照片,就是2011年唯一的合照。第二年,我们面临毕业各奔西东。

2015/9/15